旗下基金

您的位置 > 首页 > 旗下基金 > 基金经理
旗下基金
股票基金
混合基金
指数基金
债券基金
货币基金

旗下基金

摩根士丹利华鑫李轶:信用违约和汇率是债市两大风险点

时间:2016-08-24

“稳健方可长久,但稳健不代表保守,必须保持积极,因为中国经济和市场环境多变,只有稳健又不失积极的风格才能适应。”对于长期稳健回报,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助理总经理、固定收益投资部总监李轶有自己的独到理解。
  大学毕业后就进入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从固定收益研究员一步步扎实做起,从业11年的李轶仍然强调对市场的敬畏。她说:“市场是多变的,基金管理人也不能把握每次赚钱的机会,从不犯错。要积极找出市场和自身判断的预期差,尽可能把握住每次为投资者获得正收益的机会。”
  凭借长期稳健的业绩,李轶荣获了第三届中国基金业英华奖“三年期二级债最佳基金经理”称号。
  对于今年债市一波三折的走势,李轶认为,目前市场纠结的是下行的节奏与空间,长久期利率债随着经济回落仍然有博弈空间,但过程并非一帆风顺,需警惕收益率短期过度下行后的获利了结情绪;政策预期变化可能促成更频繁交易,低利率时代收益率波动加大;信用风险和汇率波动仍是债市两大风险点。
  市场纠结的是利率下行的节奏和空间
  近日,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破2.7%,市场也有观点认为,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会降至2.5%甚至2%以下。对此,李轶表示,市场纠结的是利率下行的节奏和空间。
  她认为,2016年利率债市场总体呈现区间震荡,上有顶,下有底;经济长周期下行,利率中枢下移,看好债券趋势性机会,但需防范黑天鹅事件冲击。“资产荒”以及经济自然回落仍然会是未来一段时间主题,货币政策稳健并非转向,特别是规范理财资金入市,理财新规非标转标,都有助于提升债券市场的相对价值,目前市场纠结的是下行的节奏与空间。长久期利率债随着经济回落仍然有博弈空间,但过程并非一帆风顺,需警惕收益率短期过度下行后的获利了解情绪;政策预期变化可能促成更频繁交易,低利率时代收益率波动加大。
  她说,6月以来,受益于避险情绪升温和流动性宽松预期,债券市场呈现回暖走势。当前经济疲软在底部徘徊,通胀平稳以及避险情绪驱动短期内将继续利好债市。预计货币政策的空间不大,以稳健政策为主,G20峰会前人民币汇率或仍保持稳定,金融去杠杆和引导资金脱虚向实,降息降准概率不大;财政政策在稳经济政策中继续加码;债券市场上下空间有限,票息为主;可能存在黑天鹅事件引发的收益率调整带来的交易机会。
  须有效甄别及规避信用风险
  债券市场在4月份经历了一次比较大的调整。李轶分析,这充分体现了市场对今年信用风险扩散的担忧,因为2016年信用风险出现了蔓延态势,违约主体逐步从民企蔓延到了央企、国企,使市场的信用信仰发生了动摇。信用风险是今年债市的主要风险点之一,如何有效甄别及规避信用风险成为今年债券基金面临的一大挑战。
  对于今年以来频频爆发的信用风险和违约事件,李轶认为,经济下行是最大因素,经济下行势必会影响企业盈利,尤其是过剩产能企业盈利下滑更加明显。对信用风险的防范,关键在于事前的研究和风控。公募基金尤其要警惕信用事件,对一些强周期的产业债和财政实力下滑、债务负担很重的城投债应规避,对盈利下滑明显的产业债也应采取出库操作。
  她说,强调未雨绸缪、防风险于未然,并不意味着一刀切。产业债的资质本身有很大的分化,一刀切容易错杀有投资价值的债券,也对构建投资组合带来困难,“公司已经对信用库进行了重新梳理,密切关注在库的债券主体和信用资质演化情况,也随时关注新发信用风险事件的后续进展”。
  短期汇率大概率会企稳
  李轶认为,汇率波动是债券市场的另一大风险点。
  她说,美国加息预期出现反复,成为干扰市场的风险因素。英国退欧可能会进一步加大欧盟分裂的风险,市场风险偏好明显下降,避险情绪升温,脱欧后续的演变值得关注。汇率长期取决于中国的经济基本面,长期贬值压力仍存,但在9月份G20峰会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大概率会企稳,将关注海外宏观经济基本面的变化以及国际局势变化带来的风险偏好变化,关注央行可能对冲不及时带来的资金面波动从而对收益率带来的调整压力。
  近两年,不断变化的国际形势以及国内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使市场波动较大,汇率波动的加大也使得市场波动更加明显。
  李轶说,历史上,美元升值惯性会抽离全球市场流动性,新兴市场国家汇率都会承压,并可能进一步引致全球金融资产动荡。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投资者结构的改变。国内居民理财意识的觉醒带来大量资金对绝对收益的追求。投资机构对经济形势的变化分析更加专业和密集,投资操作也越加频繁。过于拥挤和集中的交易行为叠加不断变化的国内国际形势及更多经济变量的影响,可能会使市场变得波动剧烈。
  投资者不应忽视债基的基础性配置作用
  中国股市呈现牛短熊长的特征,积极进行债券资产配置是获取长期收益、规避股市风险的重要方式。李轶说,作为基础性资产配置品种,债基在过去中短期和长期都表现出很好的保值增值效果。过去11年纯债基金年化收益率达6.67%。债券基金的长期业绩和偏股基金相比并不逊色,且债基业绩分化较小,最差年份收益仍然有0.12%的正回报,未来无论A股是牛市、震荡市抑或是调整市,投资者都不应该忽视债券基金的基础性配置作用。
  为了降低自身投资组合的波动性,为自身投资创造一个更加平稳向上的净值曲线,投资时要有大类资产配置的概念。李轶强调,根据国外研究,投资收益有90%以上来自于大类资产配置,适当增加一些收益稳定、波动性低的债券资产,可以明显降低整体组合的波动性,而对组合收益率的负面影响相对有限,二级债基的大类资产切换优势更为突出。此外,风险偏好较低的投资者在现阶段可以选择纯债基金配置,尤其是风格比较稳健的品种。对流动性要求不高的投资者,可以重点关注定期开放债基,封闭运作,定期开放,封闭期内规模稳定有利于获取较高收益。
  李轶 中央财经大学投资经济系国民经济学硕士,11年证券从业经历。2005年7月加入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历任债券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固定收益投资部副总监,现任助理总经理、固定收益投资部总监。
  2008年11月至2015年1月期间担任大摩货币市场基金基金经理,2012年8月起担任大摩多元收益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2013年6月起担任大摩纯债稳定增利18个月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2014年9月起担任大摩纯债稳定添利18个月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2015年11月起担任大摩多元收益18个月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