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资讯

您的位置 > 首页 > 公司资讯 > 基金三次方
公司资讯

基金三次方

工作还是娱乐,这是一个选择

发布日期:2011-10-12

        市场在冲击到3000点后再次下跌,自2010年10月以来成立的新基金似乎都进入了亏损状态,投资者怨声一片,基金公司客户经理哀声一片,媒体上更是骂声一片——基金一季度大幅跑输指数,带给广大投资者巨大的损失,这是不争的事实;一季度的最大下跌股票,其中有不少是基金经理们的热爱,然而却在带给基金经理们2010年的业绩荣耀之后,又还给了他们现时的挫折;老鼠仓重提使这个行业有了老调新弹的重温;某基金公司的内事外泄,为这个行业平添了内部八卦轶事;基金大佬们对渠道的争夺分化了销售的差距,再加上基金发行进入冰点,最小的首募股票基金出现了……
        然而,市场状况有这么差吗?
        让我们理性来看。目前综指市盈率为17倍,已经到达了历史的最低点。而2007年6000点时市盈率高点是70倍。从1994年到2011年5月20日,17倍的市盈率位于5%以内的位置,在这个位置的投资,跨年的年化回报应该没有低于过8%。
        经济有这么差吗?
        本•拉登死了,这个世界少了一个重要的敌人,经济更加占据了我们的眼球。美国、欧洲好好坏坏,最坏的日子还是过去了。中国人口变化是无法回避的,但中国政府管理通胀预期的水平展现了国家日益上升的能力,经济上升依然稳健。
        基金如此表现意外吗?
        从2003年到2010年的8年间,上证综指年化收益10%,沪深300年化收益14%,中证基金指数年化收益23%。然而若聚焦于过程,会发现期间基金指数为正的,只有三分之二季度,剩下三分之一整体业绩为负。而战胜上证综指与沪深300的概率也只是比三分之二略强,虽然是大概率事件,但由此可见,基金出现逊于市场的情况也并不奇怪——在差距最大的季度,收益甚至少过10%以上,那时基金得到的市场评价也可想而知。只是这些评价并没有影响基金超过市场8%以上的长期现实情况。
        市场的长期趋势是波动上行的,而历史数据也充分证明基金的表现是良好的,几个月的状况并不意外。但是这几个月的时间却会对投资者的当期决策产生巨大的影响,因此,基金盈利并不意味着投资人的盈利。
        决策制定的最大影响来源于谁?答案恐怕是来自于投资者自身及他们的代言人。
        自6000点下来,长期投资已渐渐淡出了投资者的脑海,盈利之后的落袋为安成为每个寻求确定赚钱人的习惯。好处当然有:赚钱落袋的投资者多了,当市场渐起时,进入的资金也会随之增多。赚的钱既然在手,投资时机不过只是一个再次选择的问题;基金公司的客户经理也解脱了,只要赚过钱、通知过客户,不卖再赔似乎就不再是销售推进者的责任;基金公司也可能有卸下担子的感觉,投资者赚钱离场,下次还会再来,生意不是一天的买卖。做个种子吧,一切似乎都很美好。
        可是,一旦市场下跌了,留下的是什么呢?
        投资者把赚钱的基金都卖掉了,手里还持有的都是一些赔钱的基金。曾经盈利的过去又怎能抵抗现实在手的全部损失,带来的恶性循环不容小觑——不卖就没钱再买只是其一,不敢再买恐怕才是真谛;客户经理更是烦闷,赚钱后的卖出的确落了一时之好,可那已是昨日黄花。再买的亏损和没有赚钱的亏损,将会是客户过去数日的痛苦来源,曾经的美好烟消云散。投资者记得的是自己的选择,留下的现实是基金公司推介后的全面损失,许多基金投资者甚至会因此而疏远基金,无处再觅芳踪。媒体更是会充当投资者的喉舌——基金公司赔钱收管理费、没有战战胜市场、各色内幕、股票选择失败⋯⋯如此既能引发投资者的关注,增加吸引力,又算为民请命,何乐不为?
        现在,让我们想一个问题,工作和娱乐有什么区别?
        工作要求以目标为导向的最优化行为,娱乐则是追求为自我感受舒服服务的宣泄或享受。是选择以客观标准为准则,还是选择以自我感受为准则,决定了是工作挣钱,还是娱乐花钱。当投资者及基金销售人员以当期愉悦为处理原则的时候,投资与投资建议就成为娱乐自我与他人的方式。不过另一个难题是,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下,判断哪些行为是为一个长期目标而努力并不容易,这也是很多人工作多年,依然难以享受工作的乐趣与成就的重要起因。
        把投资当作工作来进行理性认知,还是当作娱乐来自由处理,这是一个个性化、阶段化的选择,只是需要很久才能明了。而这,也是成熟投资人与理性投资人的不同吧。